<menu id="6c4oc"><tt id="6c4oc"></tt></menu>
  • 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EDA/PCB > 編輯觀點 > 臺積電營收將超英特爾 短期內毫無反超的可能

    臺積電營收將超英特爾 短期內毫無反超的可能

    作者:時間:2022-06-29來源:EEPW收藏
    你還記得第一次成為全球半導體銷售第一是哪一年么?筆者查閱了資料,應該是1992年,那一年終于超越了日本巨頭NEC占據了半導體的頭把交椅,而這一坐就是24年。直到2017年三星憑借存儲器價格高漲連奪兩年第一后,2019年又被重新奪回,不過2021年三星再次依靠存儲行業的暴漲拿回了領頭羊位置,而到2022年年終結算的時候,英特爾可能不僅保不住第一的位置,甚至連第二的位置都很難守住。因為按照中國臺灣媒體的報道,(TSMC)依靠快速增長的營收,正在無限逼近英特爾,很有可能在三季度實現在營收方面的反超,最終年終誰的營收更高現在已經很難預測。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me-unplugged.com/article/202206/435672.htm

    很難再回第一的英特爾

     

    雖然英特爾這兩年似乎習慣了自己不再是獨占No.1,但三星的營收極不穩定讓英特爾始終保有奪回第一的機會,畢竟三星2018年達到了可怕的759億美元營收,但是2019年驟降到522億,直到2021才重回760億,而英特爾的營收則是穩扎穩打持續增加??墒沁@次的超越,和三星的超越最大的不同之處在于,的營收增長非常穩定,除非出現很大的技術變革,幾乎不會留給英特爾再超越的機會。

    按照雙方一季度披露的財報,英特爾第一財季營收為183.5億美元,與2021年同期的197億美元相比下降7%;凈利潤為81億美元,與2021年同期的34億美元相比增長141%;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US GAAP)調整后凈利潤為36億美元,與2021年同期的55億美元相比下降35%。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第一財季數據表現未達預期,第二季度營收和利潤預測也比較保守,英特爾股價在盤后交易中一度下跌4%。反觀臺積電方面,初步公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的營收,顯示收入達到了4910.8億新臺幣,相比2021年同期增長了35.5%。確認以美元計算的最終數據,一季度收入應為175.7億美元,同比增長36.0%,環比增長11.6%??梢哉f一季度雙方的差距已經僅有7億美元,如果考慮雙方的營收增長變化,二季度報表出來的時候,臺積電很可能會與英特爾平起平坐,照這個趨勢等到2022年底,雙方誰的年營收更高真的很難預測。

    憑借著在工藝上的領先,以及最近業務的火爆,占了全球半數以上市場份額以及60%以上的7nm及以下芯片制造的市場份額,臺積電的營收未來幾年必然持續看漲。雖然英特爾的營收始終保持穩定的增長,不過面對幾乎兩倍于自己增長速度的臺積電,英特爾短期內很難看到超越臺積電營收的機會。

     

    微妙的競爭合作關系

     

    相比于營收,英特爾在市值方面很早就相繼被超越臺積電和NVIDIA超越,甚至去年被合并完成的老對手AMD實現了超越,表明資本市場對Intel業務發展的看低,不過英特爾自己的營收表現反而持續亮眼,始終保持著超過行業平均值的增長速度。只是這次臺積電在營收方面的超越,似乎對英特爾的影響會更大一些,因為似乎在英特爾的戰略目標中,臺積電成為了最優先的對標競爭者,雙方在多個戰場短兵相接,卻又在部分領域緊密合作,未來雙方的關系走向也非常值得關注。

    在合作方面,除先進工藝CPU和配套芯片組外,英特爾的部分產品線一直交給臺積電,而新上馬的獨立顯卡部分也是臺積電操刀生成,未來的英特爾最先進CPU甚至可能大部分轉交臺積電代工生產,這意味著英特爾不得不依靠臺積電的先進工藝保持自己的產品競爭優勢。但另一方面,英特爾CEO基辛格的IDM2.0戰略主打的就是重新塑造英特爾的工藝優勢以及強化代工業務,隨著近年來的半導體缺貨風波,英特爾也逐步認識到代工市場的旺盛商機,鑒于除了三星和臺積電之外,只有英特爾會前進到7nm以下工藝節點,英特爾的先進制造優勢完全可以開放給代工市場,哪怕成為部分fabless的第二選擇,也會收益頗豐,這對攤薄英特爾的研發成本來說至關重要(當英特爾都開始獨自負擔不起半導體工藝的研發……)。一個典型的消息就是英特爾和高通聯手正在研發20埃米的工藝,目的就是希望借聯合研發的機會搶奪先進工藝客戶,而高通目前是三星最大的先進工藝客戶,并且部分產品也會選擇臺積電代工。另一個可能是蘋果,雖然英特爾基本上已經失去了蘋果這個最頂級的單一客戶,但并不意味著英特爾沒有機會在代工的戰場重新拿回來這個客戶。畢竟蘋果一直希望獨占一條產線的訴求臺積電遲遲不肯滿足,而英特爾似乎并不介意以此為目標爭取蘋果的訂單,未來會如何將取決于英特爾的工藝追趕速度。

    當然比起這些技術方面的較量,雙方在另一個戰場則是全面開戰,這個戰場就是美國政府的資金支持。隨著臺積電計劃在美國本土設廠并獲得巨額資金支持,一直享受美國財政扶持的英特爾自然第一個表達不滿。如果坐視臺積電依靠美國政府的資金扶持的美國工廠不斷壯大,必然會持續影響英特爾爭取到政府資金的額度,同時可能減緩英特爾在工藝上追趕臺積電的步伐。更重要的是,英特爾代工的第一大競爭優勢就是可以在美國本土生產,這對很多美國fabless公司來說一方面溝通距離更近,另一方面則是符合美國的軍用器件本土制造的標準。一旦臺積電美國工廠運作起來,這兩個優勢都將蕩然無存,必然會影響英特爾的IDM2.0戰略的整體執行。

     

    技術外衣下的金錢游戲

     

    在35年前臺積電剛剛成立之初,很少有人會想到這樣一家公司的年營收很可能會第一個突破800億美元大關,并且成為半導體市值和營收雙霸主。同樣是當年參與建立的fabless模式的各個半導體廠商也很難預見到,終有一天半導體市場的掌控權將由代工廠來把控。不過回過頭來想一想其實也沒什么難理解的,半導體產業雖然是高科技產業,但終究離不開資本投入才是硬道理的邏輯,作為近些年研發和資本投入最大的制造領域而言,他們扮演半導體產業的主角本來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因應疫情帶來的歷史級產能不足并不是臺積電營收快速增長的推手,技術上的領先才是真正的成功之匙。從2010年落后英特爾8-12月工藝到2020年實現對英特爾工藝12個月左右的領先,這10年間臺積電的資本投入雖然比不上英特爾,但一方面得益于公司研發策略的穩健,另一方面則是資本投入全部集中在制造領域。反觀英特爾,從手機SoC到Android yes!,從可穿戴到創客,從BU頻繁重組到Quark內核的曇花一現,高額投入下半途而廢的諸多戰略和第一個中途黯然離職的CEO,雖然公司保持了營收的穩步增長,但喪失了最引以為傲的制造優勢,最明顯的反應就是股價缺乏強有力的支撐,隨后帶來的必然是被競爭對手的全面反超。

    當然英特爾并不是沒有機會重新搶占優勢,但最根本的前提就是在工藝上重新建立對臺積電的優勢,并且IDM2.0戰略下的代工業務蓬勃發展。依據英特爾多年的工藝研發技術積累以及對多種金屬材質的研究經驗,特別是鈷合金這種拖累了英特爾工藝進展但很可能更適用于1nm以下工藝的連接材料的突破性進展,未來幾年英特爾依然保留追趕上臺積電的機會。但從經濟角度,以筆者估計,英特爾在不擴大委托臺積電代工份額的基礎上,需要至少搶到13-16%的代工市場份額才有機會和臺積電保持在制造領域的投資勢均力敵。這幾乎相當于現在三星的代工總份額,或者第三第四大代工廠——聯電和格羅方德代工業務的總和。很明顯,要實現這一目標,最基本的就是要砸錢。

    不管如何,臺積電的成功,讓我們再次認識的半導體依然是資本巨頭的天下,這對中國半導體產業來說并不是壞消息,畢竟我們手握足夠資本投入的前提下,是有機會依靠強力的資金支持快速縮小與國際先進水平的差距的,當然這里的資本投入是真真正正的穩步投資半導體的資金,而不是為了上市造勢和做催化劑的短線操作。



    關鍵詞: 臺積電 英特爾 代工

    評論


    相關推薦

    技術專區

    關閉
    熟妇女的欲乱
    <menu id="6c4oc"><tt id="6c4oc"></tt></menu>